www.70959.com平原歼敌范例:香城固伏击战
ʱ䣺 2019-10-21

  香城固伏击战,是在1939年初侵华日军对冀南平原发起“大扫荡”之际,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实施的一次模范诱伏战斗。在这次战斗中,我军以较小代价,彻底歼灭了日军一个加强步兵中队,打击了日军狂妄气焰,鼓舞了根据地广大民众,对巩固冀南抗日根据地,粉碎日军控制冀南平原、歼灭八路军第129师的企图,起到重要作用。

  摸清敌人心理,隐蔽作战企图。准确摸清敌人心理,搞透其行动规律,能够帮助指战员在把握敌人情况的基础上定下作战决心,作出正确作战决策。1939年1月,日军纠集3万余人,分11路先后由石家庄、邯郸、邢台、大名等据点出动,对我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妄图消灭八路军,控制冀南地区。当敌人开始进犯冀南时,129师主力部队分头阻击故人,以迟滞来犯之敌。陈赓率第386旅对据守在广平、肥乡、曲周、威县之敌进行多次袭击,取得一定战果。不过,当时日军并未受到较大挫折,气焰仍十分嚣张,每次受到袭扰后,一定会派出部队追击,报复心极强。加之我军长期对其进行袭扰,日军早已恼羞成怒,“扫荡”失利也受到责罚,有急迫寻找我军主力决战的倾向。

  第386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在掌握敌人这一情况后,准备利用敌人的蛮横、骄傲心理打一次伏击战。在确立基本作战方案之后,386旅在保密工作上也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教育部队和群众严密保守作战企图,促使敌人出现误判,使其掉以轻心,为引其孤军深入和后续作战打下基础。

  构筑有利阵地,合理部署兵力。要打伏击战,有利伏击地形、部队集结地域、伏击部队隐蔽方式等都是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否则伏击计划就可能全盘落空,甚至使己方遭受损失。

  就伏击战场的选定问题,陈赓不仅进行了反复思考,还派出部队四处勘察地形,而后组织对平原作战有经验的干部战士就阵地选择问题专门召开讨论会,集思广益,最终敲定伏击阵地设在香城固一带。香城固地处黑龙港流域,周围是多沙地区,不利于敌人快速机动,且我军在此处已构筑有一定的防御工事。香城固西北有一洼地,当地人称转向湖,四周长满野枣树等植物,地形倾斜。洼地西是大沙岗,长约1.5公里,岗高两三丈。周围的3个村庄把地势倾斜的洼地紧紧夹在当中,构成一个天然的钳形防御阵地。按照作战计划,我军兵力分为袭扰力量、诱敌力量、伏歼力量、警戒和阻击敌增援力量,形成了作战力量时间上的不间断和空间上的无死角,保证了作战行动能够按计划顺利实施。

  有意示形于敌,不断诱敌深入。在诱敌深入阶段,我军3次用计“诱惑”敌人,且战且走,不断把敌人引入我方伏击阵地。陈赓首先命令第688团一部兵力于2月9日夜袭击威县县城,期间还攻入城内,在杀伤敌人后退出至城外,向城南撤去,目的在于激怒敌人诱使其出城追击。

  日军果然恼羞成怒,于10日上午出动汽车8辆,载1个加强中队及3门火炮及重机枪等重武器,一路向南追击,离开了自己的巢穴,失去凭借据点坚守的优势。为进一步诱敌深入,我军派出骑兵连突袭正在公路行军的日军中队,击毙其翻译和向导。日军立刻向我骑兵连展开反攻,骑兵连则且战且退,机动至耿家村隐蔽起来,避免和日军展开正面大规模交火。骑兵连最后又突然出现在香城固西北1公里外,并向敌猛烈射击。香港马会平特一肖王,面对我骑兵连神出鬼没、三番五次的袭扰,日军的报复心理不断膨胀,最后丧失了理智,离开行进的公路直扑骑兵连。就这样,我军运用诱敌力量和袭扰力量,逐步把敌人引至我军设置的伏击阵地内。

  置敌腹背受击,全线出击歼敌。按照计划,陈赓命第688团第1营在香城固负责正面阻击,新一团主力则迅速进至张家庄、马落堡以北,负责切断日军退路,主力部队埋伏在张家庄、马落堡,补充团一部集结于傅辛庄、香城固以南,从两侧攻击日军,形成正面阻击、后面截击、两侧夹击之势,给日军布下了一个“口袋阵”。日军落入我包围圈后,丧失了机动优势,其增援部队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到,而且我军已在敌可能增援的方向上设置了观察哨,一旦敌增援部队出现,立马进行阻击,被围日军只能强行突围。我军此时发扬顽强拼搏的精神对突围之敌进行阻击,同时以工事为掩护发扬火力不断消耗敌有生力量,打压敌嚣张气焰,最终使其丧失战斗意志。在战斗最后阶段,我军果断发起冲锋,与日军展开激烈肉搏战。在我军指战员的勇猛冲杀下,到深夜12时,取得了整场战斗的胜利。

  在香城固战斗中,我军共歼敌250余人,生俘8人,烧毁汽车8辆,缴获四一式山炮1门,九二式步兵炮两门,迫击炮1门,长短枪100余支,我军仅伤亡50余人。www.70959.com

  战后,香城固当地人民编了一首民谣来歌颂这场战斗:“三八六旅好儿郎,打头的人是陈(赓)、王(新亭)。沙滩布下口袋阵,转向湖上撒罗网。汽车大炮全击毁,日本鬼子见阎王。解了咱们心头恨,保住咱们好家乡。”香城固伏击战,开创了平原歼敌战斗的光辉范例,此战之胜利对巩固冀南抗日根据地产生了重要影响,坚定了华北平原抗日军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